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小攀日记
小攀日记

小攀日记

今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可是我的心花却在怒放中。因为我从母亲那里得知,我的姐姐郭蕾,她要回来了。
--
  她是我的亲姐姐,但我俩的姓氏却不相同,我姓张,她姓郭。说来也怪父母,他们结婚的时候约定,女孩随母姓,男孩随父姓。弄得我到现在还要不停的想别人解释:她是我的亲姐姐,姓氏不同是因为父母的约定。痛苦死了。好羡慕那些同姓氏的姐弟。-
-
  我喜欢姐姐好久了,大概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到现在,我爱得更深了。
-
-  只是,我知道注定我俩不可能。
-
-  电脑里存满了岛国传来的文艺片,每次我打开欣赏的时候,总是幻想着那个男主角是我,而女主角就是姐姐。我们恩恩爱爱多么幸福。-

-  还记得我的15岁生日。那天是住读的姐姐是上完了体育课回来的。虽然保守的校服没有让她露出任何迷人的地方,但满脸的汗水,却显得姐姐是那么的迷人。我当时就感觉我的分身已经起立敬礼了。
--
  可姐姐还是笑着对我说:『好小攀,姐姐换身衣服就来帮你准备生日宴啊。』说着转身就去洗澡了。
--
  姐姐洗完澡出来就去了厨房。我则迫不及待的钻到了洗澡间,从洗衣机里拿出了姐姐的奶罩和内裤一个劲的嗅着。那味道可真香啊。
-
-  嗅着嗅着,我就发现,姐姐的内裤上面竟然有着黄色的液体。我知道,那是姐姐的分泌物。我忽然想去尝尝这分泌物的味道,于是慢慢地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着这黄色的液体。不得不说,这黄色的液体有着令人血脉喷张的力量,我的分身开始报警了。
-
-  我掏出了分身,用姐姐的内裤搓动着分身。另一只手则抓起姐姐的奶罩放到面前,用鼻子嗅,用舌头舔。-
-
  大概三分钟之后,我的分身爆发了,猛地射出了一大摊乳白色的液体。我赶紧用姐姐的奶罩和内裤将所有的精液擦了干净,然后整了整衣服,离开了洗澡间。-
-
  生日是怎么过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可是我却知道,从那时起,我对姐姐的迷恋便一发不可自拔。-
-
  另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是姐姐考上大学时发生的。那是姐姐留在家的最后一个晚上。
--
  姐姐在房里清理着行李。父母则一块为姐姐准备着告别晚餐。而我则被安排帮姐姐清理行装。
--
  可是,我哪舍得让姐姐走?可挽留的话我也说不出口。毕竟那是姐姐的未来,我怎么能让她放弃未来?
-
-  姐姐看我神色异常,淡淡地笑了笑:『小攀,你别动了,坐一会儿吧。姐姐自己来就行了。』-

-  我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衣物,落寞的坐着:『姐,可真舍不得你。』姐姐没有理我,继续手中的活计。-

-  片刻后,姐姐看着清理了差不多的行李,想了想,说:『你看,姐姐着一身脏的,该去洗个澡了。你跟妈说下,我洗了澡再吃饭。』我看了看姐姐,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叫道:『姐姐,请等等,我先上个厕所,我憋死了。』-
-
  姐姐诧异的看着我,但还是点了点头。-

-  我赶忙冲进房间,取出了照相机,调到了视频拍摄模式,启动之后藏到了镜子后面。这里得说一下,我家的镜子有些特别,镜子与墙体之间间隔了大概五公分,且离另一个墙也仅隔了不到十个公分。如果我在这里放照相机,不特意往这里看的话,一般看不见。最主要的是,这面镜子,是我悄悄请人做的,一面是镜子,另一面则是透明的。当然,这事家里人不知道。
-
-  从厕所出来,我朝姐姐笑了笑,说:『姐姐,我好了,你请吧。』这是姐姐最后一次在家里洗澡了,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姐姐洗澡的时间特别长。-
-
  我也在担心,照相机的内存不会用完了吧。-
-
  当然,姐姐洗完澡后,我虽然取回了照相机,可惜在那个氛围下,我没有机会去欣赏照相机里的内容。
-
-  不过,第二天,送走姐姐,父母有各忙各的了。我迫不及待的调出了姐姐的洗澡视频。不得不说,姐姐真是尤物。从上到下,无处不美。忘了说了,姐姐高中时期是班上的体育课代表,住读期间,每天早晚都要跑个两公里。大概也是因为多运动的关系,姐姐的身上没有赘肉。
-
-  姐姐的胸部是水滴形,乳晕和奶头的颜色接近粉红色,显得特别嫩。更令人受不了的是,姐姐搓洗腿部的时候,脚搭在了脸盆架上,这样,她的私处就暴露在了我的镜头之下。这里的颜色和岛国文艺片里的那些女人的私处不同,没有那么深黑,虽然黑,但仅是淡淡的,黑里透着浓重的粉红。-

-  看到这里,我的分身开始报警了。我只能自我解决了。-
-
  2011年9月10日星期六天气:晴
--
  姐姐终于回来了。-
-
  刚到家,姐姐放下行李就要拉我去逛街。原来,姐姐走得匆忙,忘了给我给父母带礼物了。想让我带她到商场里面买些东西。-

-  我家到大的商场是有段距离的,刚好,是可以乘坐公交的。这时候公交车上的人,不太多,不至于人挤人;但也不太少,人与人之间的空隙也不会太大。照理,我和姐姐是不会发生碰触的。但我的下身就是不自觉的贴到了姐姐的屁股上,感受着姐姐屁股传来的弹性。
--
  我明显感觉姐姐身体一震,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姐姐并没有挪开她的屁股,也没有责骂于我。她正常的站立着。难道是我的错觉?-
-
  回到了家,父母已经回来了,都在厨房忙着做饭,姐姐好久没见父母了,也去了厨房,帮忙的同时也在交流着感情。
-
-  我打开了一部岛国文艺片,一边回味着刚才在公交车上姐姐的屁股传过来的柔软的感觉,一边用手熄灭着那已憋不住的欲望。-
-
  突然,传来门关闭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只见姐姐直直的看着我。-
-
  我吓了一跳,赶忙清理着衣服。姐姐却过来阻止了,用她的纤纤玉手握住了我的分身,低声说道:『小攀,你很早就在暗恋姐姐,对吗?』边说,姐姐边套弄着我的分身。
--
  本来我就处于欲火焚身的状态,此刻拿受得了这刺激?一时昏了头,大叫道:
--
  『是的,你这个臭婆娘。老师用你的两个臭奶子在老子面前甩来甩去,搞得老子憋得难受。老子早就想干你了,怎么样,不行?』边说,边用力的将姐姐推倒在了床上。-
-
  姐姐应该是没有反抗吧,那种状态下,记不清了。反正,我很容易的就撕碎到了姐姐的衣服。-
-
  我将姐姐的奶子在手中任意的揉捏着,姐姐则在配合的发出呻吟。我怎么这么没有理智呢?应该留心看看姐姐有没有变化嘛。不过映像中,姐姐的奶头的颜色已经变得深色了,私处的颜色更是黑的过分。-

-  可是当时却是没有想那么多,直接就将分身插了进去。由于动作太过迅猛,姐姐呻吟了一声,忙叫道:『小弟,温柔些,好么?』我此时已经是精虫上头,欲望烧身,理智已经彻底的消失,哪还听得这句话,马上反驳道:『臭骚货,老子干嘛要温柔?老子要干死你!』说着,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
  姐姐无奈,只好拼命的摸起扔在床旁的碎列的内裤,塞到了嘴里,避免自己稍不注意,那要命的叫床声传到了父母的耳朵里。-

-  大概十来分钟后,姐姐的身体突然一阵震颤,然后姐姐用手拼命的推着我。
--
  可是她的力气怎会比得过我?我依然在猛烈的发起冲锋。-

-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我终于射了。与此同时,姐姐的身体再一次的有了震颤。
--
  等恢复正常,姐姐惊恐的看着我:『小弟,你是正常人吗?短短几分钟,姐姐竟然被搞到了两次高潮!』
-
-  可我此时也是惊恐的,她是我的姐姐,亲姐姐,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我想大叫,却又怕父母听到。只得轻声说:『姐姐,好姐姐,请你快出去吧。』姐姐带着含有深意的笑容看着我。片刻之后,姐姐起身去我的衣柜找起了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全被你撕碎了,先借你的衣服穿穿。』穿戴好了之后,姐姐将房门打开一条缝,看着客厅里的情况。好在父母还在厨房。姐姐就轻手轻脚的溜到了浴室。临走前海嘱托我:『别忘了帮我拿衣服!』我胡乱的套起一条大裤衩,去到了姐姐的房里。打开她的行李厢,帮她寻找着内衣和睡衣。
-
-  可是我的惊恐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因为我发现姐姐的奶罩和内裤虽然颜色各有不同,但全都是蕾丝的。更夸张的是,奶罩在奶头的部位是半透明的;内裤在私处部位是半透明的。也就是说,如果仅仅穿着它们,外人还是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奶头和私处的摸样,与不穿的区别,仅仅只是不穿看得清楚,穿了看的摸糊罢了。-
-
  我这才想到,我的分身上还是有着污物的,胯下裤衩,用奶罩和内裤认真的擦了又擦,直到确认分身干净了,才穿好裤衩,将内衣送给了姐姐。
-
-  2011年9月11日星期六天气:晴
--
  昨天晚上又梦遗了,只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春梦,内容全都是我和姐姐昨天白天床战的事情。我好一阵懊恼。昨天已经对不起姐姐了,竟然晚上还做那样的梦。我真是禽兽啊。
--
  起床后,我叫了几声,父母没有回应。我知道,父亲又去了公司,而母亲则去了牌局。姐姐肯定还在睡觉。-

-  我看着沾满污物的内裤,悄悄地去了厕所。想去洗掉这该死的证据。-

-  可是我正在洗呢,姐姐却悄悄地从后面一把将我抱住,叫道:『亲爱的,在干嘛?』-

-  姐姐肯定是没有穿胸罩,那两团柔软而美好的触感有我的背部直接传到我的心。我的分身立马兴奋了起来!
-
-  我赶快摆脱了姐姐的拥抱,迅速转身,将内裤藏在了身后,紧张地说:『没……没什么。』-
-
  姐姐抚媚的一笑:『我猜你大概是在洗内裤。拿过来吧,姐姐帮你洗!这么好的天气,应该一会儿就干了。』-
-
  我的脸腾地就红了,更紧张了:『真的……真的没有什么要洗的!』姐姐揭开了睡衣,女性特有的两团柔软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这还不够,姐姐更撩起了裙摆,那芳草地登时映入我的眼帘。我再一次的想起了昨天白天的那段胡来。-
-
  我吃了一惊:『姐姐,你怎么没穿内衣?』
-
-  姐姐瞪了我一眼:『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将你肉棒上的脏东西擦到了我的内衣上!』说着,姐姐又想过来抱我,我吓了一跳,赶紧将姐姐推了出去。如果再次失去理智,我看不用活了。
-
-  洗完了内裤,我朝客厅看了看,没有姐姐的身影,我快速的冲到了阳台。抬头却看到了那飘来飘去的姐姐的奶罩和内裤。刚才姐姐传过来的触感再一次从心里传来。我受不了了!以极快的速度晾晒好内裤,冲回了房间。-

-  由于着急,我忘了将房门锁好。着急的调出电脑中的岛国文艺片,想自我解决。-
-
  可是正看着呢,姐姐又来叫我了:『小弟,要不要一起洗个澡?』我猛地一回头,只见姐姐已经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但此时的装束已经不同——头戴着浴巾,身穿半透明浴袍。除此之外,姐姐身上没有再穿其它的衣物了,就连鞋子也没穿。姣好的身躯在我眼前隐隐约约的出现。
--
  我怕再干傻事,于是赶在立志崩溃的前一刻就把姐姐往外推。可我的位子离房门还是有着十来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平时走来是非常短的,可是此刻却显得太长了。-
-
  值得一提的是,我推姐姐的时候,经过了床,姐姐反身过来,猛地将我一推,我向后踉跄了几步,加上床的阻碍,我跌倒在了床上。姐姐这时候一把握住我刚才没机会塞回去的分身,然后俯下身来舔弄了起来。
-
-  我是个容易受刺激的男人,刚才的系列举动已经是我在理智边缘的奋力一搏了。姐姐这么一弄,我的理智再一次的崩溃了。
--
  我的分身也在姐姐的舔弄之下,兴奋了。-

-  我随着分身的兴奋,姐姐那浅浅地舔弄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我使劲地按压着姐姐的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的分身深入姐姐的喉咙。姐姐一次又一次的被我的分身噎得直翻白眼,但却没有拒绝的意思。-
-
  姐姐的嘴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大叫道:『骚逼,老子要干你的屁眼!』姐姐愣了一下,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起身,面向着我的电脑,弯下腰,张开双腿。-

-  说句实话,姐姐的屁眼也太好插入了,虽然相比她的私处而言还是有点难进,但那也只是和私处相比。进入的时候,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紧。但当时我没有细想,只待龟头没入了之后,便一挺腰,将整个分身插了进去。-
-
  姐姐一声惨呼。我可不管那么多,因为这的感觉比她的私处给我的感觉更好。-

-  也是因为感觉太爽了,在这个地方我并没有坚持几分钟便缴了械。-
-
  激情过去,我的欲望消失,理智也就回来了。我问姐姐:『姐姐,你为什么这么色?』-
-
  姐姐笑答:『只是想弟弟了。请弟弟答应我,这一个月不要让姐姐寂寞,好么?』-

-  我邪恶的一笑:『这也不难,只是我有个条件:当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不想叫你姐姐,想称呼你为贱货!』
--
?????? 姐姐笑答:好啊。
--
?????? 我的梦终于成真了。-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