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办公室那点儿性事——男人的罪
办公室那点儿性事——男人的罪
林嘉祥走进办公室,跟随他多年的秘书陈佩正在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看到眼前的胖子面色发红,皮带松垮地搭在臃肿的肚子上,陈佩知道,他刚刚可能又在玩弄兰屏了。
--
  「林总,您又偷偷地犒赏那个小骚蹄子了。您也太偏心了吧。」甜腻的声音带出撒娇的情绪,一双玉手则挑逗地抚摸胖子的裤裆。
-
-  「哈哈哈,来,亲一个。你知道我老林从来都是喜新不厌旧的。」胖子伸出手,卡住陈佩的脖子,把她那张娇媚的脸拉到自己面前,粗鲁地啃向那对红唇。-
-
  胖子这些天感觉非常好,那一身曾经总是让他气喘吁吁的赘肉现在则变得轻盈而有力,让他感觉年轻了至少10岁。而且想到在公司上市后自己能得到的好处,他整个人更是轻飘飘地,整天都好像是喝了点小酒一样,轻飘飘的。
-
-  但是他还没有醉。在事情彻底敲定之前,还是要应付一下眼前这个小混蛋。等上市之后,自然有的是机会去整死他。
--
  「资料整理好了没有?他一会儿就过来,你给他报告。」-
-
  「不用太详细,多了他也不懂,重点就讲融资的前景。饼画圆了,懂吗?」-
-
  陈佩点点头,整理一下弄皱的白色西服。
-
-  「脱了衣服,把你那两个奶子漏出来。」-
-
  陈佩不解地看着胖子,有点迟疑。-

-  「给那小子一点甜头。他要是有什么问题,就用你那奶子堵住他的嘴吧。」
-
-  当胖子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时候,陈佩已经依言脱掉了白色西服上装和淡绿色衬衣,解下粉色胸罩,把两只肥肥鼓鼓的嫩白大奶露在空气中。
--
  胖子满意地扯着那深色的长长乳头,把那只D罩杯的大乳掕起来,正是这两个绵软肥硕的乳房,令他对眼前的女人百玩不厌,留在身边这么多年。当然,陈佩在金融方面的专业知识也让她超越了女人的地位,几乎成为了他的心腹。说起来,当年陈佩还是他上MBA时的老师呢。呵呵,这算是他去学MBA最大的收获吧。-
-
  这时兰屏走进办公室,脸上仍旧带着潮红,头发只是粗粗的梳理了一番,身上只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白色连衣裙,这是胖子给她留的唯一一件衣服。看到男人一脸淫笑地揉着陈佩的乳房,兰屏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偷偷感到一丝感激。她能感到,有时候陈佩主动勾引胖子以便自己能稍稍休息休息。
--
  「爬过来给我舔,没用的东西。」
-
-  兰屏无奈地跪下身子,爬着绕过办公桌,掏出胖子那猥琐而瘫软的鸡巴,努力地舔舐起来。-
-
  海毠玄进门的时候,眼前是一个满脸舒爽表情的胖子,旁边站着一个挺着两个浑圆大乳的女人,办公桌的侧面,还露出一个被白色裙子遮掩着的屁股,有节奏地动着。
--
  「林叔还是这么有兴致啊。」
--
  「呵呵呵,工作就是娱乐嘛。」胖子站起身子。兰屏不敢放开嘴里的鸡巴,于是也跟着支起身子,把那张俊俏清纯的面孔露出办公桌。
--
  「贤侄,这个小妞我用了用,你不介意吧?」
-
-  海毠玄微微一笑,「林叔这话太见外了吧。」-

-  「给林叔送过来就是要拜托您调教调教。现在看来成果不错啊。」-

-  「哈哈,那当然。对女人就得狠一点。」-

-  「不听话,卡住脖子拖走,干了再说,懂吗?来,让佩佩陪你。」
--
  「真的?林叔太大方了,小侄早就想领略一下林婶那对传说中的波呢。」海毠玄走到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充满期待地看着款款走来的陈佩身上那两个摇摆不停的肥乳。-
-
  陈佩坐在沙发上,挺直身体,托起乳房,乖巧地送到海毠玄嘴边,立时感到肉头上牙齿压力带来的疼痛,夸张地娇声呻吟起来。
-
-  在女人的呻吟声中,海毠玄满嘴含着巨乳。-

-  含混地赞叹:「果然又软又弹,林叔真是好福气啊。」
-
-  听到别的男人称赞自己的女人,又想到那对奶子曾经多少次被自己揉成各式模样,胖子感到一种异样的兴奋,软软的肉棒突然有了硬度。他抓住身下兰屏的脑袋,开始使劲冲撞起来。-

-  这下可苦了兰屏。这个胖子的鸡巴向来软软的,还勉强好对付,可现在硬起来之后,笔直地冲击着喉咙,让她立刻苦不堪言,只能皱紧眉头,勉力应对。幸运的是,胖子体力不佳,没几个来回,就慵懒地坐回椅子上。虽然仍旧按住兰屏的头来回按压着,但却给了兰屏机会用手抓住鸡巴的根部,缩短了插入喉咙的部分。
-
-  海毠玄说道:「林叔,工作就是娱乐。咱们一边玩一边聊这次的上市吧。」
-
-  「你放一万个心。你老爸专门派我来这里,这么高级别的副总亲自坐镇。」-

-  「他们投行和交易所那边都要给些面子嘛。具体的让佩佩给你讲吧。」
-
-  海毠玄放开口中的嫩乳,看着身边的陈佩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张开小口向他报告这次上市的一些条款。
-
-  「暂停一下。」海毠玄的声音让胖子心中一紧,微微睁开眼睛,偷瞧着。-
-
  只见海毠玄让陈佩站了起来,披上那件白色西装外套,端着文件夹,还带上一副金边眼镜。现在的陈佩,除了正面那两个裸露的乳房,怎么看都是个端庄的职业女性了。-

-  海毠玄忙完这番,又坐回沙发,悠闲地说:「请继续。」
-
-  胖子露出笑容,赞道:「好小子,比你爸会玩,哈哈,随我呀。」说完,重新闭上眼睛,享受着身下兰屏温暖灵巧的口舌服务,同时也在听陈佩念着这次上市的备忘录。
--
  海毠玄脱掉鞋子和袜子,光脚敲着二郎腿,用脚趾体味面前这位端庄OL的美腿,还缓缓向上,直到脚趾感触到一片芳草地为止。-
-
  陈佩的声音娇颤起来,吸引了胖子的注意力。看到对面的年轻男人正粗鲁地把脚趾伸到女人的裙下,他心中更加激荡起来。兰屏感到口中的鸡巴软软地抖了几抖,一股带着腥味的稀疏液体在舌根处流淌出来。-

-  胖子对自己阳痿加流精的问题早已习惯了,缓缓舒了一口气,盯着对面颇有兴致的游戏,心中想:「爽吧,臭小子,公司早晚是我的,到时候,整死你!」-
-
  胖子把那根软鸡巴抽出兰屏的嘴巴,看着眼前清纯美女,带着眼泪,张开嘴巴,伸出舌头的可怜模样,胖子心中涌起一股遗憾。这么一个可人儿,竟然不能尽兴摧残,真是可惜。带着不甘心,胖子放平座椅的椅背,躺下去,肥大的屁股拱到兰屏面前,露出那带着几根黑毛的屁眼。
-
-  兰屏知道这才是胖子真正的性交时间,无奈地咽下口中的咸腥液体,把舌头探向那散发着异味的可恶洞口。-

-  胖子舒爽的叹息,兰屏压抑的呼吸,陈佩急促的喘息,这三者交汇在一起,为之作结的,是海毠玄鼻子里那一声微不可闻的冷哼。-
-
  日式房间中,两具美白的身体带着高潮的余韵相拥在一起。-

-  「你的心思还是不在这里哦。」雅因顺着傲梅的目光,越过屋檐,眺望当空的那轮明月。-
-
  傲梅苦笑一下,扭过脸庞,高潮留下的红晕又深了一些。
--
  「唉。」雅因叹了一口气,翻身平躺着。「恋爱的女人啊。」
-
-  「我来点醒你吧!」雅因坐了起来,露出光洁的后背。-

-  「几个月以前,我们在网上查不到他的任何资料。」-
-
  「连CIA和FBI都没有他的DNA数据,说明什么?」
-
-  「这个小子有很强硬度关系,或者花了天价买通了什么人。」
-
-  「这有什么关系吗?」-

-  「在网络上隐身这种事情不可能一天就搞定。他做的很不错。」
-
-  「而现在,突然就冒出来一个据称是他上传的影片,你不觉得奇怪吗?」
--
  搂住雅因:「海氏正准备在月球交易市场上市,会不会是对手抹黑他?」
--
  「啊!」雅因不甘心地叫出声,「你脑子已经被那个男人彻底搞掉了!」-
-
  雅因说道:「如果是对手放上去的影片,在网上三个星期没办法弄掉。」
--
  「那这个对手肯定比海家还有实力。」
-
-  「可是这么有实力的对手为什么要弄这种不痛不痒,司空见惯的东西呢?」
--
  「这种小儿科也能算丑闻吗?」-

-  「三个星期总共才几万人点击,抹黑水平根本就不会成为海家的对手。」-

-  「你的意思是?」-
-
  「海毠玄自己上传的影片,至少是默许某人上传的。」-
-
  「Shit!你这样说是想让我好受一点吗?」傲梅抓住雅因的肩膀,用力摇晃着。
--
  「上传了影片不代表他就搞了那个秘书呀。」雅因晃着脑袋,断断续续地说道。
-
-  傲梅,放开雅因:「我没那么古板守旧。我伤心是因为他跟我装模作样。」
--
  「而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相信他,还想着要嫁给他。」-
-
  「傻丫头,你要嫁的男人说谎,被你发现了,可是天大的好事呢。」-

-  雅因继续正色道:「第一,他怕你知道;第二,他笨到被你知道。」-
-
  「这是好男人的基本条件。」
--
  「如果他只是随便玩女人,那你正好可以利用这件事在结婚前提些要求。」-

-  「比如进入海氏董事会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
  「如果他对那个女人有感情或是准备长期玩玩,那就更好啦。」-
-
  「你可以留着将来离婚的时候提要求啊。」-

-  「这个女人没准能把半个海氏交到你手上呢。」-

-  傲梅盯着眼前那张极其亲切地微笑着的面孔。
--
  「你这样说是不是感觉很爽?你头上那两只角都快露出来了,小恶魔!」
--
  「买卖男人的灵魂,当然是女人的天职咯。哦吼吼吼。」夸张的巫婆笑声。-
-
  「错。你根本就是个陷在女人身体里的男人。」-
-
  「哦?被你发现了?那就不要怪我这个男人对你这个美女犯罪了哦。」雅因把傲梅扑倒在地,不容抗拒地低头埋首在傲梅双腿之间。-

-  傲梅感到,一支属于恶魔的舌头侵入身体,开始努力地勾引自己的灵魂。她呻吟着伸直双腿,双手抓紧被子蒙住了脑袋。-

-  可惜,在雅因的新一轮攻势下,薄薄的被单是不可能抵挡住灵魂出窍的,只有随她飞上云端,任人采割了。-
-
  宁静海基地的某间居住舱内,此刻却丝毫没有宁静之感。-

-  海毠玄仍旧坐在沙发上,只是现在脱掉了裤子。陈佩上身仍旧披着那件白色西服上装,只是现在下身的套裙和内裤已经不知所踪,而且她正骑坐在海毠玄身上,前后挪动屁股,摇动着体内那杆长枪。-
-
  「海总,我再给您用嘴吸出来行么?我的腿实在酸的不行。」陈佩央求着。
--
  她得到的回应是男人一连串快速而有力的挺动,把她整个身体都撞得快要散架了。
-
-  「啊!啊!啊!」快速而急促的鸣叫被撞出身体,陈佩扬起头来,任凭秀发在脑后随着身体的起伏而翩翩起舞,连上衣也掉到了地上。-
-
  「婶儿,您的体力不够啊。」海毠玄不怀好意地说道,身下愈发加力,嘴巴也狠狠地咬住眼前不停摇晃的巨大乳房。
-
-  「海,海总,求您,您慢点,我受不了了,啊!好硬,我,我不行了!」在一阵高亢的喊声中,陈佩僵直身体,近乎疯狂地迎来了她第三次高潮。
-
-  办公桌后面的胖子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但跪在他身边的兰屏知道,这时候胖子正咬牙切齿,狠狠捏住兰屏的乳房。胖子知道陈佩的身体从来都很敏感,今天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内,她淫声浪语不断,好像在故意勾引海毠玄一样。这个烂货,回头要好好地教训她!
--
  「婶儿,我这一发想试试射在您的屁眼儿里。」海毠玄扶起虚软的陈佩,把她放倒在沙发上,露出丰满的屁股。
-
-  「海总,我,我那里没清理呢,脏啊。」
--
  「呵呵,没事,我随身想来带着工具,就在我屋里。」海毠玄笑着转过头,对胖子说道:「林叔?婶子果然名不虚传。」
--
  「呵呵,侄儿还没过瘾,能不能回房去再好好体验体验?」-
-
  胖子心里这个难受啊。陈佩的后门他可是向往已久了,可是下身不争气,至今也只能用手指享用一下而已。
--
  他运着气,缓缓说道:「小海,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

-  「你不是已经射了两次了吗?你看是不是先休息休息?」-

-  「呵呵,林叔放心,我吃了点新型伟哥,不仅提高硬度,还增加精液。」-
-
  「要是不射出来,反而不好。要不试试?带上兰屏,咱们叔侄俩一起玩?」-

-  胖子很动心,可是又担心自己的心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
  想了想说道:「今天就先免了吧。我有点累了,要先休息一下。」-
-
  「那药你给我一些,我看看。」
-
-  「林叔是担心心脏受不了吧,呵呵,您还真在意,我得向您学习。」海毠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药瓶,放在办公桌上。-

-  胖子坐起身,眯着眼睛看药瓶,眼光不由自主地看到海毠玄身下那根笔直挺立,青筋暴露的肉棒。-

-  「林叔?那我先带婶子回屋里了。」-

-  「另外,您要是准备休息了的话,就让兰屏也跟我回去吧?」
-
-  小兔崽子,得寸进尺,吃干抹净啊!胖子心底的话自然没有说出来。想到还有8个小时海毠玄就要签署上市的协定,胖子决定忍一忍,等到掌握了公司,再整死这个小混蛋。胖子露出一脸淫笑,拍拍兰屏的脸,说道:「好好服饰。」又对海毠玄说:「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告诉叔,叔帮你调教她!」-

-  海毠玄笑了笑,没有回答,但却扶着兰屏站了起来,又带上陈佩,左拥右抱着回房间了。
-
-  「小海,8个小时后要出发去签合约,别误了事!」胖子望着三人背影说。-
-
  看着海毠玄潇洒地一扬手,胖子紧紧闭合的咬肌,竟然超越了他脸上的脂肪层,露出自己的形状来。-
-
  胖子拿起药瓶,起身向自己卧室走去。
-
-  等过了这无聊的8小时,我就不再是副的了。胖子安慰着自己。
-
-  时间7小时39分钟。胖子在自己的卧室里辗转反侧了7小时39分钟。他睡不着,不是因为无聊的等待,不是因为成功前的兴奋,而是因为隔壁淫叫声的持续轰炸。-

-  他甚至能分辨出陈佩的嗓音由尖锐变得高亢直至沙哑,兰屏的声音由矜持变得豪放直至虚弱。而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变得异常兴奋起来。-

-  7小时39分钟之前,胖子一回到屋里,就使用宁静海基地的数据库对手里的药品进行了检索,由于是新药,资料有限,只是简单介绍说是新一代伟哥。-

-  5小时16分钟之前,胖子刷卡购买了15分钟的浏览时间,联通了地球互联网络,尽可能详细的搜集了关于这种新药的资料。据网上资料显示,这种新药的特点在于特异性地扩张男性阴茎部位的血管,所以对心脏产生的压力比较小。-
-
  5小时03分钟之前,胖子花了一大笔钱,购买了两次不限时的地月语音通信,分别和他的医生还有开出这瓶药的医院打了电话。他的医生虽然不建议他使用这种药,但也确认了胖子在网上搜索到的资料。而医院则在电话通信的同时,扫描了胖子手中药片上的表码,确认了药片的确是他们提供的样品。胖子为人一向粗鄙,但事关自己小命,总是要谨慎的。
-
-  2小时21分钟之前,胖子给陈佩和兰屏的邮箱留言,要她们一完事就到他的卧室来。当对面的叫喊声变成求饶,又变得渐渐沉寂时,胖子一口吞下了早已攥在手中的药片。-
-
  1小时42分钟之前,胖子悄悄走出卧室,查过了兰屏和陈佩的卧室,空无一人。他趴在兰屏的床上,欣喜地发现自己那话终于有了硬度。-
-
  0小时37分钟之前,胖子躺在陈佩的床上,一口口地灌着酒,想用酒精麻醉自己焦急的心情。-
-
  终于,21分钟后,海毠玄准时走出了自己的卧室,西装革履,精神焕发,在走廊里迎接他的,是满口酒气的胖子和投资银行派来迎接他的一名年轻律师。-

-  「呦,林叔怎么又喝酒了呀?注意身体啊。我先去签约了。」-

-  海毠玄和律师沿着走廊正要离开。
-
-  回过头对胖子说:「林叔啊,等签约之后,您也别在月球这里守着了。」
-
-  「我看让陈佩负责月球这里的金融部就好了。」
--
  胖子的反应有些迟钝,没来及回话,海毠玄已经走出了他们的居住区。可是他晃晃脑袋,立时怒气上涌,恶狠狠地低声喊道:「等签约了,看谁说了算!」他带着怒气冲进海毠玄的卧室,只见到地板上陈佩和兰屏瘫软地躺着,浑身布满了乳白色的精渍,尤其是嘴角和阴毛上。-

-  胖子异常敏捷地脱掉衣服,跪在陈佩身边,翻过她的身子,赫然见到她的屁眼红通通地向外微微翻着,还有一股股已经干涸的精液痕迹。
-
-  啪!清脆的声音给陈佩奶白色的屁股上带来一个红色掌印。-

-  「贱人!那个小子没有多长时候可以嚣张了。」-
-
  「你还敢刻意巴结他?几天没干你就受不了了?贱!」-
-
  陈佩根本无力回答,瘫软的身体被打了也只是微微地动了一动。只是在胖子粗暴地把那根丑陋肉棒硬塞进屁眼的时候,才轻轻地哼了一声。她的下身除了带给她些微火辣辣的感觉以外,似乎已经飘荡到很遥远的地方了。
-
-  胖子尽情地耸动身体,体味着多年未曾享受过的感觉,菊花洞口的小肉虽然疲惫但仍然忠诚地紧紧包裹着肉棒,带给他舒爽的刺激。-

-  忽然,胖子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这才注意到躺在陈佩旁边的兰屏不知不觉爬了起来,已经裹着床单走到了走廊。
-
-  「你想跑哪里去?给我回来!」胖子厉声道。
-
-  「我累了,要回房休息。」兰屏轻声说道。-
-
  「你个小婊子,要造反吗?」
-
-  「我劝你赶快停下吧。你现在强暴的才是这个月球分部的负责人。」-

-  「你已经无权解雇我了。」
-
-  胖子噌地跳了起来,脑袋甚至撞到了房顶。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兰屏,用胳膊卡住她的脖子,硬生生把她拖回房间里,扔在床上。-

-  兰屏惊恐地看着眼前面红脖子粗满脸狰狞的胖子。
-
-  「整个海氏马上就要一文不值了!而接掌整个财团资产的人,将是我!」
--
  「陈佩!你再告诉她一遍,不听话是什么下场?」-

-  「林总可以解雇你,让你赔偿月球工作时间保证的违约金。」-
-
  「而且还可以控告你非法下载公司机密文件。」-
-
  胖子仍旧狂笑,吐着酒气,他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两周前兰屏刚来的时候,知道她做过海毠玄的秘书,胖子还以为兰屏是海毠玄派来监视自己的,可后来才打听到,这女人其实是因为做海毠玄秘书时被搞的一段录像被曝光而不得不躲到月球分部来的。于是他放心大胆地使出一套组合拳,轻而易举地将这女人调教得俯首帖耳。
--
  胖子不再忍耐,他不想浪费自己多年未见的坚硬,径直扑到兰屏身上,拼命地耸动屁股,也不顾干涩花径带来的疼痛,疯狂地抽插着。-

-  身后的陈佩很乖巧地把那两团巨乳贴在胖子背上,双手按住胖子的腰,使劲地推波助澜。-
-
  兰屏低声的哭泣中,胖子压抑了许久的欲望,终于获得了一次久违的喷发。他惊喜地看着自己仍旧坚硬的肉棒,在拔出花径的同时,带出一些白色的精液。虽然仍旧稀疏,但毕竟有了颜色。胖子发出胜利吼叫,猩猩一般折拍打自己的胸脯。-
-
  「林嘉祥就是这么牛逼!我今天干了,就干了!怎么样?能把我怎么样?」-
-
  狂吼过后,胖子抓过身后的陈佩,把她摆在床上,趴伏在兰屏身上,重新在陈佩的菊花秘洞中冲击。
--
  「痛啊,林总饶了佩佩吧。刚才被海毠玄干了好久,已经快要裂开了!」陈佩撕扯着声音求饶。-
-
  「您干兰屏的屁眼吧,还是处呢,海毠玄说要留着签约回来给她开苞呢。」陈佩颤抖着声音祸水东引。-
-
  「哈哈,留着?他签了约之后就一无所有了,还想留个屁眼开苞?」
-
-  「我自然会干兰屏的屁眼的,可你也别想逃。今天非要把你撕碎了不成!」
--
  胖子听到兰屏带着哭腔的声音:「我是海总的女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
  胖子怒了,退出陈佩,狠狠地给了兰屏一个耳光。
-
-  「那小子连命都攥在我的手心里!说!他刚才怎么干你的?」-
-
  兰屏好像被打懵了,抽泣着说:「他,他站着,抱着我。」
--
  胖子站起身,张开双臂,对陈佩说:「把这个小婊子扶上来。」
--
  陈佩赶忙拉起兰屏,扶着她来到胖子面前。兰屏本来就比胖子高出一截,腿又很长,跨部自然地顶住了胖子的鸡巴。
--
  胖子感到兰屏的菊花秘洞显然已经被湿润过了,滑滑的,比刚才陈佩的好插多了,一不做二不休,搂住兰屏的纤腰,掂起脚尖,把鸡巴插了进去。
-
-  兰屏一言不发,但却伸出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两支长腿交错着盘住胖子的水桶腰。胖子感到兰屏大腿紧紧夹住自己,竟然主动地开始摆动起来。
--
  「哈哈哈,果然是个臭婊子,鸡巴一插,自己就动起来了,哈哈哈!啊!」
--
  喀嚓!轻微的一声,胖子的笑声截然而止,满脸的横肉就这么僵住了。-
-
  兰屏仍然在大力的摆动着屁股,像一个撞锤一样以胖子的鸡巴为轨道,来回撞击着胖子的身体。
-
-  「来呀,屏儿要您插我屁眼儿。爽不爽啊?不够爽吧?我再加把力气吧!」
-
-  「停,停,快停下!」胖子断断续续喘着粗气喊道。
-
-  陈佩在旁边目瞪口呆地看着,有点担心地问道:「怎么啦?」
-
-  兰屏回答说:「林总可能心脏病犯了吧。快给他拿药去。」-

-  陈佩惶惶然点点头,向胖子卧室跑去。-

-  兰屏见陈佩出了房门,伸手抓住房顶上的应急把手,灵活的把身体一摆,让菊花秘洞摆脱了胖子的鸡巴,同时用腿一顶,胖子那僵硬站着的身体顺势向后倒了下去。-
-
  「啊!」喉咙深处低沉的惨叫将胖子带入了昏迷。闭上眼睛前看到的,是兰屏冰冷的眼神。
-
-  「林叔?您醒了?」
--
  天花板上的白色灯光让胖子刚刚睁开的眼睛感到刺目,幸好海毠玄充满关切的面孔立刻挡住了灯光。-

-  「我!」胖子扭头想要说话,却发现脖子上被装上了固定器,没法转动。
-
-  「林叔先别动。您刚刚把腰给闪了,闪的还挺严重。」-

-  「大夫说现在得平躺,千万别有大动作。婶儿,林叔醒了,给他来点水。」-
-
  陈佩走过来,把带吸管的水杯送到胖子嘴边。-
-
  海毠玄继续说:「林叔,我跟您说,您可别害怕,也别激动。」
--
  「您什么风浪没见过?是吧?」
--
  「刚才把大夫请过来了,怀疑您可能是伤到脊柱了,所以不能轻易移动。」-
-
  「大夫想带您去照个x光片,主要是怕还有其他地方有骨折。」
--
  「不过我没答应。我想还是赶紧送您回地球,比较稳妥。」-

-  「签约了没有?」胖子稍稍恢复了一点精神,立刻问起了自己最关心的事。
--
  「哎呦,林叔,您也太敬业了。您还顾得上公司的事啊?」-

-  「我一听您出事,立马儿就赶回来了。咱们还是先关心关心您的身体吧。」
-
-  「签约了吗?」胖子很坚定的问。-
-
  「推迟了。」
--
  「不用管我,快去把合同签了。这,这可是海氏企业融资的大事。」胖子语重心长。-

-  「没事儿。林叔不用担心公司的资金问题。」-

-  「咱现在不用着急上市了,我找到了一笔私人投资。」
--
  「什么?」胖子瞪大了眼睛。
-
-  「呵呵,让林叔白忙了三个月,真是不好意思。」
--
  「还闹出这样的事情,弄坏了身体,真是,真是太遗憾了。」-

-  「我们还是先别讲工作的事了,医生让我问,您浑身有什么感觉没有?」-

-  胖子的呼吸急促起来,眼神露出慌乱,但看到海毠玄关切的眼神,又稍微定了定神。好在这小子还不知道。-
-
  海毠玄用手轻轻捏胖子的小腿肚子,问道:「能感觉到吗,林叔?」
-
-  「恩。就是有点麻,特别是左脚。」胖子回答道。-

-  「好,太好了,有感觉就好。这里呢?」海毠玄依次确认胖子身体各个部位的触觉。
-
-  「看来真的只是闪了腰,没有伤到脊柱神经。太好了。」-
-
  「帮我把林叔扶起来,咱们赶紧去机场,就坐我的登月艇回地球。」-

-  胖子略带疑惑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兰屏。
-
-  赶忙说道:「啊,不用兰屏了,叫你婶儿吧。」-

-  「婶儿得留在月球坐镇啊。咱们虽然推迟上市,可早晚得做。」-

-  「宁静海这里的股票交易市场18小时开市,将来是全球的金融中心。」
-
-  「咱们海氏得盯紧了。」
-
-  说完这些话,海毠玄不容分说地和兰屏扶起胖子,走出居住区,坐进一辆特意叫来的电动行李车上,向机场驶去。
--
  进入和登月艇相连的过渡舱,海毠玄和兰屏扶着胖子,静静地等待身后的房门关闭,将三人与身后熙熙攘攘的大厅隔绝开来。
-
-  「扶您躺下?」海毠玄带着胖子走向屋子中央的桌子。可是兰屏却突然松开了手,冷冷地走到一边,倚着墙角站着。-

-  「唉?怎么这么不配合?」海毠玄问道。
-
-  胖子心虚,没有说话。-
-
  「唉,好吧。我一个人演也没意思。」海毠玄说着,放开扶着胖子的手。胖子还在看着兰屏,没有提防,摔倒在地上。-
-
  「哎呦!我的手!」胖子跌倒时好像搓到了手指。-
-
  「能不能至少帮我把他弄到桌子上去?」海毠玄没有理会胖子,对兰屏说。-

-  兰屏没有搭话,但走了过来,干脆利落地架着胖子两腋,把他拖到桌子上。-

-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胖子慌了。
-
-  「帮林叔检查啊。坐登月艇之前总要看看的身体状况是不是适应飞行吧?」海毠玄笑着用手按住胖子的光脚。
--
  胖子的脖子被固定器阻碍,看不到下面,想要蹬脚躲开,可是腿上的麻木感经过刚才一摔更加严重了,根本没有力气动弹。
-
-  「林叔?这么坚强?用针扎都没事?赶上当年同志的标准了,够艮!」
--
  但仍然带着一线希望,颤声问:「小海,别跟你叔开玩笑了啊。」
-
-  可是没有回应。胖子只感觉到自己被抓着脚,猛地甩出了桌子,重重地摔到地上。
-
-  「啊!我的腿!」一声惨叫。-

-  「恭喜林叔。竟然还有感觉,您的脊柱还真是够硬朗。您的腿太脆了。」-

-  海毠玄蹲下摸摸胖子的左腿,对兰屏说:「小腿折了。」
--
  兰屏走过来,狠狠地踩在胖子的右侧大腿上。-

-  又是一声喀嚓,又是一声惨叫。
-
-  「大腿也折了。」海毠玄打个冷颤站起来。-
-
  「很疼吗?林叔?股骨骨折可是最疼的啊,是不是感到连胃口都在打颤?」-
-
  胖子冷汗直流,说不出话来。-

-  「林叔现在是不是挺希望自己就把脊柱摔断了?那样下身不会疼了呀。」-
-
  他又对兰屏说:「兰小姐不要那么生气。」
-
-  「说好了只是让林叔干的虚脱而已,可是您现在把他搞到都快瘫痪了。」
-
-  「那,那我还玩什么呀?」
-
-  「你们是一伙的?」胖子断断续续地说。
--
  「呵呵,兰小姐只是我的雇员而已。照顾一下林叔的性需求。」-
-
  「为了让您雄风大展,我们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哦。」
-
-  「光是额外的氧气配额,就花了十几万美元呢。」-
-
  「林叔天天免费吸氧,应该很兴奋吧?」海毠玄说着又把胖子拖到桌子上。-
-
  「你,你害我!」
-
-  「那也不算吧。也只是朝错误的方向,就像您这次准备的协议一样。」海毠玄说着,又一次把胖子推到地上。-
-
  「嗷,我的胳膊!」胖子的惨叫毫无新意。-
-
  「啧啧啧!」海毠玄撇着嘴,摇摇头。-
-
  「林叔在月亮上待了三个月,可真是待在温柔乡了,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
-  「您说您怎么就这么不爱锻炼呢?」
-
-  「当然,我也有责任,您吃的那些钙片,好像质量不佳。」海毠玄再次把胖子拖到桌子上。-

-  「小,小海,看,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放过我吧。」胖子见事情已然败露,开始求饶了。
--
  「林叔说话见外了。我没打算追究您什么啊。」
-
-  「背叛朋友,这没什么,无毒不丈夫。男人嘛,当机就要立断。」-

-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点上,您比我爸强。我现在也是想帮您啊。」
--
  「您现在行动不便,怎么穿宇航服啊?」
--
  「骨头碎一碎,身体也可以变软一点嘛。」-
-
  咣当,胖子再次倒地,趴在地上。-

-  海毠玄蹲下身子,在胖子身上摸索半天,终于找到了。
-
-  「啊,林叔的肋骨!您怎么不喊了?我这样摸很麻烦的。」
--
  兰屏发话了:「你准备摔他多少次?」
--
  海毠玄扬起头:「人身上有多少根骨头?」-

-  「打碎不就得了。」
-
-  「总不能说林叔强暴了女职员,被报复打碎了全身的骨头吧?」-

-  「我准备说是受伤后回地球,乘坐登月艇起飞的时候没系好安全带,造成的事故。说谎虽然不算罪过,但被揭穿就不好了。」-
-
  「那你得抓紧点了。」-

-  「那你帮我把林叔扔起来吧。摔得高一点,碎得快一些。」
-
-  「先给他穿上宇航服,免得一会儿大小便失禁败坏了兴致。」-
-
  胖子就这样变成了皮球,在房顶和地板之间来回往复,补充他三个月以来缺乏的运动。这其实也不能怪胖子,谁叫陈佩总是在锻炼时间打搅他呢?-
-
  等到胖子气若游丝的时候,兰屏和海毠玄也感到呼吸困难了,气喘吁吁地休息着。-
-
  「现在没有办法给他脱掉宇航服检查一下到底哪些骨头断掉了。好臭啊。」海毠玄摘掉胖子的头盔,闻到了刚刚一直被封闭在衣服里的屎尿味道。-

-  他抱着胖子的脑袋,凑到桌边。
-
-  对朦胧地微睁眼睛的胖子说:「背叛,撒谎,强暴女人。」-
-
  「这些都是男人的罪过,但不一定该死。」
-
-  可是林叔啊,您当年做过一件事情,实在是太不男人了。-
-
  「猥亵小女孩?嗯?事后才给了1万5千块就私了?」-

-  「您这个啊,啧啧,是反男人罪。」-
-
  双手松开,胖子的脑袋无力地滑落,撞在桌边,弹开,落地。-
-
  「死罪。」-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