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骚逼少妇的故事
骚逼少妇的故事

骚逼少妇的故事

离夏原本不想拍照,心里也是存了成全父亲怕抢风头的想法,要不然,早就提前知会丈夫和儿子了,何必独自一人陪着父亲跑到二楼,当然,熟门熟路另当别论。
--
  走向父亲身旁,离夏便早早地看到了父亲合不拢嘴的样子,知道他心里高兴,便想让出位置,把女一号张翠华推给父亲,哪成想,父亲却朝着摄影师比划了一下,念叨着跟闺女拍一张,便挽起了离夏的手臂。
-
-  结合了父母身上所有的优点,镜头之下,美轮美奂的场景,虽是欧洲风,但离夏那一身成熟带有江南水乡气息的旗袍一点不显突兀,更具成熟美艳,一时之间,风情旖旎,连摄影师都赞不绝口,夸奖离夏身段妖娆。
--
  虽然看到张翠华一脸笑容,可离夏实在不想冷落了她,换做以往还说的过去,今天是什么日子?正待解释一二,便听张翠华开口讲了起来「夏夏,那边的江南水韵正适合你这身行头,晓峰啊,你还站在那里干嘛,没事的话就陪陪你夏,夏姐照两张。」早有一两个别的窗口的摄影师探头探脑打量着外面的风景,见拍照的女主角喊话,又都认识离夏,忙招呼着,把她请了过来。-
-
  王晓峰的耳朵上挂着一个耳机子,依靠在门框上正瞪大眼睛盯着屏幕,身体呈现出微微战栗的模样,猛然听到母亲呼唤,嗓子干咽了一口唾液,见那道身影踩着高跟哒哒走来,急忙关闭手机视频,迅速揣进口袋,随后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

-  她们这边拍照拍得不亦乐乎,而楼底下的魏宗建和赵焕章也是聊得火热,小诚诚则是奔来跑去,根本不知楼上发生了什么,他们一行人虽没看到王晓峰的身影,可谁会想到这么个青春少年会心带龌龊,把目光锁定到了人妻人母离夏的身上。
--
  古韵沉积带着翠绿的石桥下面,倒映着的杏花被新燕啄破,一丝氤氲朦朦胧胧,透着娇婉。两旁浅道上面的青石板,水秀翩然的花纸伞撑起了缠绵,夏了夏天,总是处处盎然。美人持伞站在画前,一袭荷塘月色映入烟雨江南,除了妩媚妖娆还透着十足的温婉舒醉,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画美还是人美,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画前没有了美人的出现,恐怕再美的景儿也失了灵魂,没有了味道。
--
  不管是荡漾在水面上的乌篷船还是雨巷刻骨铭心的缠绵,诗情画意再好,可那都是画家笔中描绘出来的,都是虚构的。摆在眼么前的才是最真最美的,也是最贴近生活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王晓峰即便是再如何胆大包天,他也是不敢冒然试险搂着离夏拍照缠绵的。
--
  王晓峰站在场外,一双色眼倒是无拘无束,他上下打量着离夏姣好的身段,从上围的胸脯开始,包括离夏莲藕样的圆润手臂,一路横扫,直到目光投向女人的高跟鞋子,再反复由下往上,一遍遍视奸着拍照的美娇娘,心情激荡,裤裆挑枪,早已不知意淫了几多次,把个馋死人的离夏狠狠压在身下蹂躏一番,尽情发泄了。
-
-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王晓峰他狼子野心只想拥着美人入怀,好好体验一把人母的销魂滋味,尽情宣泄,这种得不到的心境揪得王晓峰的心里越发难捱,迫使他双腿间的阳具一再怒耸朝天,裤裆里精湿一片,心中不知几百上千次骂着楼底下的魏宗建,好屄都让狗肏了。殊不知,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他一个外人又知道个屁,还自以为是地认为,只有他能满足离夏的性欲,能在床上喂饱了离夏。
-
-  王晓峰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蠢蠢欲动的心里反复作祟,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便再次掏出了手机,略带颤抖的双手轻轻举起,嘴里支吾着说道「夏,夏姐,我也给你拍一张,拍一张好了。」见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紧张兮兮地举起相机,托着纸伞的离夏抿嘴笑道「好啊!」只说了这么一句,便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摄像机的镜头。-

-  见美人笑得妩媚,王晓峰心花怒放的同时,他错动了一下双腿,待仔细观瞧了一阵过后,发现摄影师傅并未留意到他,稳住手脚便开始按动触屏,随即一张张清晰的写真便拍进了他的手机,如果身后有人的话,定能一眼发现,王晓峰所拍的照片全都是离夏身体的局部特写,他也不想想,离夏这要是向他索要手机的话,他如何解释。
-
-  一个昏头昏脑的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注定了的悲惨结局,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  随意拍了几张相片满足一下,离夏便收了心思,踩着碎步走向父亲那边,见父亲尾随张翠华走进试衣间,忙跟了过去。-

-  「女人换衣服,大男人跟着过来干什么啊」见离夏紧随其后走进着小小的房间内,张翠华忙推着离响的身体吵吵着。-
-
  如果试衣间的房门关闭,离夏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进来了,她又不是电灯泡,就算跟父亲再亲密无间,中间还隔着个张翠华呢,女人总是敏感的,当女儿的总不能无端给父亲惹事,让他受夹板气。
--
  见张翠华和父亲打情骂俏,离夏心中暗笑,未等张翠华把父亲推出房间便笑着转身离开,还差点跟身后跟来的王晓峰撞了个满怀,弄得有些尴尬。
--
  离响被张翠华推搡着来到门前,眼角的皱纹都被笑容舒展平了,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好好好,我去那边换衣服。」说着话便拉着王晓峰,从容地走向了隔壁的试衣间。-
-
  走进试衣间,离响三下五除二便把衣服脱了下来,寻摸了一套黑色西服换上,只是对着镜子照看了几眼,开口询问过王晓峰,见自己打扮得挺好,便迅速走出房间,敲了敲门催促了两声,见张翠华开了一道门缝,便知会了一声,拉着王晓峰走了出去。
--
  王晓峰本人极不情愿地跟在离响身后,心里越发腻歪这个和他抢夺母亲的老男人,心里除了恶毒的谩骂,再没有别的可以替代发泄的了。见老家伙始终等待,便催促起来,以一副撺掇的口吻劝说,让离响先行拍照,这王晓峰便借故偷跑了出来,还口口声声说看看情况,催促一下他母亲赶快过来。-

-  二次走回试衣间,王晓峰心中的想法无非是听听女神的声音,总也聊胜于无,好过于跟一个糟老头子一起等待,当他看到女试衣间敞开一道门缝时,脑子里嗡的一下便炸开了锅,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让他逮找了,天公作美,这都能行,看来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了。
-
-  挪动着双腿王晓峰三步并作两步,高抬脚轻落地,还不忘回头观察身后的情形,确认离响并未跟随过来,于是壮起了胆子,靠近了试衣间的门口。
--
  兴许刚才对母亲的责问和施压起到了一定作用,才会盼来如此难得的机会,让王晓峰得偿所愿能够直接面对面地窥视到内里的香艳镜头,见到夏姐赤裸身体的模样,让他能够见到完全能够当他妈妈的离夏的窈窕身影……「才拍几张就不拍了?」张翠华整理衣服的时候,见离夏执意脱掉旗袍,不免有些意兴阑珊,笑脸也在转身时苦拉下来,心中不免暗骂起来「这么好的肉材也不懂得风情,端着个架子,有什么了不起啊,你以为我求着你拍啊,什么东西……还不都是晓峰要看,也不知晓峰看到没有」。数落着离夏的不是,张翠华的脑子里难免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于是不免又有些吃醋,心头一片失落落的……「晓峰,你在干嘛?」王晓峰正隔着门缝聚精会神地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刚才离夏脱衣更换的所有过程都让他看了个遍,包括摘掉乳贴,一时之间王晓峰看得那叫一个血脉喷张,身临其境之下,比看手机里录制的那段还要让他兴奋异常。
--
  离夏的身体果然白皙丰满,这婀娜曼妙的身段跟王晓峰脑海中想象的不差分毫,那奶子真肥,还他妈的弹来弹去的,这要是叼上吃它一口,嘿嘿。哎呦,那大屁股可真他妈的翘啊,我去,撞击起来的味道,滋滋滋,当男人真好。
--
  呼吸急促的王晓峰在窥视的过程里,右手早已不由自主地揣进了兜里,隔着几层布料便开始抓住那根几乎要爆炸了的下体,艰难地撸动着,包皮在褪出龟头时的撑大,无时无刻不在触动他全身敏感而又活跃着的细胞,小腹间火辣辣一片的感觉和下体黏糊糊的滋味让王晓峰忘我投入其中,身体早已呈现出不可抑制的颤抖,濒临爆发边缘。-
-
  正忘乎所以,耳边突地响起了炸雷。
--
  那短短的六个字被老离说出口来,声音不大,却有如五雷轰顶,瞬间开花于王晓峰的头顶,这种突然袭来的感觉,让原本处于极度兴奋的王晓峰瞬间失控,紧张导致他的下体再也无法忍受压抑带来的性刺激和性快感,突突地喷射起来,竟当场在裤裆里射出了精液。
-
-  「啊~哦,哦~这,正准备进去」王晓峰结结巴巴地说着,一脸惶恐不安,精湿的裤裆让他尴尬异常,扫了一眼离响便把头躲闪开来。-
-
  见王晓峰那躲闪游离的目光,皱起眉头的老离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碍于屋内还有闺女,何况又是身处影楼,只得压下心头怒火,暂且不去追究。
-
-  走到试衣间的门外,老离和蔼一笑,敲了敲门便对着身后的王晓峰说道「走,你妈也该换好了衣服了。」随后光明正大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一行人走出影楼时,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停了,天空依旧阴霾,看来这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雨一时半会儿还要继续。
-
-  路面上已经有些积水,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更是浑浊一片,虽然时间尚早,但也不能在露天闲聊吧,未免不近人情,这时候由离夏驱车载着大家直奔仙客来酒楼而去,只等一会儿人到齐了,相互引荐认识,也算是有个交代。-
-
  大约十一点左右,小勇夫妇便赶了过来,紧随其后是王晓云夫妇,两家人真正意义上的首次碰面,便是在这个阴雨暂停的时间里,相约聚在了仙客来的二楼包间里。-

-  「这位想必就是大舅吧,哦,伯父,伯父好,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您就给我打电话,咱们一句话就给您办了。」王晓云的男人掏出了名片递给了离响,随后对着离响伸出了粗实的胳膊,那一脸横丝肉笑得特别灿烂,说不出的客气热情,随后又朝着魏宗建和小勇相互握手,表现得极为亲切。-
-
  魏宗建伸出了手臂回礼,一番谦让过后,便各自寻找位子坐下。原本两家该以双方父母分界落座,王晓云的男人却偏偏提议,男女各自一方,省得离得太远喝酒也不痛快。
--
  魏宗建并未反对什么,他陪在岳父身边坐了下来,一旁的小勇皱了皱眉,有些不屑,眨眼便被对面的离夏接过话茬,压住了阵脚。
-
-  王晓云见自家男人跃跃欲试,也随着抄起了一旁的茅台,她偷眼瞟了一下身旁的离夏,见对方果然明艳端丽,便趁着服务员上菜的机会,叽叽喳喳地问个没完没了,工作单位在哪里?在单位什么职称?像盘查户口一般,再配合她那一脸的浓妆艳抹,令桌子对面的离勇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
  「大姐呀,今天这个日子应该喝酒,就不要喝那些饮料了吧」离夏端着奶茶先给张翠华倒满了杯子,正要继续,便被王晓云拦了下来,随后就看王晓云抄起了白酒瓶子,一把抢过了离夏身前的杯子,给离夏的杯子斟满了白酒。
-
-  魏宗建起身拦道「她不能喝,还是别喝了」,一旁的小勇撇了撇嘴,站起身来直接走到离夏身前,嘻哈笑道「没事,我替我姐来」,说着,毫不犹豫就把酒杯端在了自己的手中,还不忘冲着他的外甥小诚诚念道「把你的杯子给你妈妈」。-

-  王晓云一愣,随后笑道「今儿个不是高兴吗,大姐多少也要喝一点吧。」说完,从包里掏出了坤烟,大庭广众之下,第一次双方家庭成员见面认识便毫不拘束地点燃了起来,瞅那意思,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儿。
-
-  自从知道妻子怀孕,虽然并未检查,可魏宗建并不马虎,他见内弟沉不住气,也就没有动身,此刻见桌面上的气氛挺活跃,便举起了酒杯唱道「再过一个礼拜,就是二老结婚的大喜日子,祝二老身体康健,相互体贴。」见丈夫率先表态,离夏也站起了身子,端着杯子冲着众人一晃,随后对着离响和张翠华笑道「以奶茶代酒,我提前祝福爸爸和张姨生活愉快、幸福美满。」离夏两口子率先表态,小勇和秀环也同时起身祝贺,随后王晓云夫妇和王晓峰也站起身来,一同举杯祝福。-

-  老离坐在上首位,忙不断摆手示意,他笑着说道「都坐下都坐下,简简单单的挺好,都别拘束着,吃个便饭咱们就成了一家人了。」老离开口唱响了主旋律,随后雅间里又恢复了热闹。-

-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杯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
-
-  对于离夏夫妇,王晓云两口子表现得实在是过分的热情,似乎忘记了今天的主角到底是谁了,男人守着魏宗建不停吆喝,问长问短。女人也是频频举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投资问题。没一会儿功夫,屋子里便有些烟雾缭绕,空调的冷风吹徐过来更加呛人,离夏只感心里一阵憋闷,干呕一声便告了个罪,从屋子里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  饭局上本来是烟酒不拘的,对于闺女的这种情形,老离在之前见到过一次,这种现象再次发生,老离的心里一动,虽未明说,眼神却瞅向了他的姑爷。
-
-  当着外人的面,魏宗建只字未提,他对着岳父笑了笑便默默起身走到窗前,敞开窗子的房间没一会儿便涌入了清凉,烟气也渐渐淡了下来。-
-
  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老离还是听到了一些话语,也意识到了闺女作呕的原因,他定睛瞅着饭桌前的香烟,一咬牙仰头干了杯中的白酒,随即抄起香烟不动声色地揣进了口袋。
-
-  杯筹交错,尽看王晓云夫妇表演了,甚至在离夏回座之后依旧毫不收敛,弄得离夏心里直犯嘀咕,这两口子到底什么来路,首次见面就如此热情,未免太假了吧。
--
  这世间自有一种人,说他物以类聚,显然是恰如其分的。王晓云夫妇,说是夫妇,实则关系不清不楚。这个王晓云在夜总会工作,早已离婚,跟夜总会里面的人胡拉狗扯,简直疯到家了。王晓云支持母亲张翠华再婚,她到底是个什么心态,无非就是想占占便宜,想从离响家中捞些实惠,全然一副贪财爱小的社会风气,至于说关心不关心她母亲,这个已经不在王晓云的考虑范围了。
-
-  「肏,这酒不错,味够地道的,将来有什么事,几位哥哥给我来个电话,我都给你们办了,吹牛逼办不了。」王晓云的姘头喝得有些帽歪,大着舌头说道,渐渐露出了社会人的马脚。再看王晓云也好不到哪里,一手夹烟一手持酒,过度纵欲下的眼袋深沉,一脸的浓妆越发让人看得碍眼,偏还臭不觉闷,自我感觉良好。
-
-  小勇挤着眉头,冲着姐夫说道「办了?不就是花钱了事吗!」离勇结实的朋友也不少,有什么事儿需要外人办的,他还真不屑眼前这个吹牛逼的后生小子。-

-  「爸,您少喝点」离夏见父亲有些超标,忙起身走到近前,持手压在了离响拿着酒杯的手上,示意父亲少喝。
--
  两杯白酒对于年轻人来说并不算多,可老离已经五十九岁不再年轻了,他现在正朝着第三杯喝去,担心父亲的身体,心细的离夏心疼父亲,便直接阻拦了下来。
--
  以往的量都是两杯标准,老离年轻时在外面可没少喝多过,回家后自然是经常挨骂挨批,自打老伴去世,本应是海阔天空,今天缝上高兴的日子难免有些收手不住,要不是闺女按住他的酒杯,老离还真没注意自己喝超量了。
--
  「夏夏,这才刚喝完第二杯啊……呵呵~爸爸听你的。」压着父亲的酒杯,离夏凝视着父亲,直到父亲手中的酒杯慢慢放到了餐桌上。-
-
  如此熟悉的脸庞,已经看了好几十年了,见他终于露出欢颜,离夏的心里也在为父亲默默欢喜着。可酒多伤身,爱喝也要控制节奏。想着想着,离夏的眼中便没有了外人,连枕边人的丈夫似乎都已消失,只有父亲那熟悉的脸庞依然笑容清晰,而耳边似乎也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唯留下那句「爸听你的」,这才让离夏心里踏实下来。-
-
  【完】